大学要求团员学习「青年大学习」引热议

大学要求团员学习「青年大学习」引热议

大学不同书院均于近期开始对「青年大学习」的参与率作出要求,不少同学于昨日(11日)在「妮可表白墙」下讨论此话题。有同学认为,书院要求同学参与「大学习」,片面追求「青年大学习」的参与率是一种形式主义,与团员教育的初衷并不相符,因此大学不应催促或强制团员完成「青年大学习」。有同学则表示,参加「青年大学习」是团员义务中「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一条的体现,若有人认为这也算是强制行为,那他/她当初就不应该选择入团。除此之外,他还建议不想进行青年大学习的同学「六个月不交团费直接退团」。

在表白墙的另一则说说中,更有同学则猜测上级教育部门可能将最近的健康申报,「反诈骗App」,「青年大学习」的申报率,安装率,学习率等作为了与「双一流」评选挂钩的指标,他呼吁大家「至少在这段时间内让这些指标显得更加好看」。

还有同学就此事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表示「不喜欢上述提到的指标的理由也许很多,但它本质还是一个立场问题」。他认为,「主观上不想参与『大学习』」的行为本身就是叛逆的,并质问不想进行「大学习」的同学「是否考虑过,其实你的这些发声都是在逆国家意志的」。

同学们好:

首先表明身份,利益相关,入党枳极分子,除此之外有必要补充说明句身立场:我承认我个人入党的选择是有功利性的,除此之外,我个人平时作风也远不能称作完美, 胜话什么的骂人什么的都会做。回溯到初高中时期,我其至连团员都不是,因为当时受 到各种声丨音的影响,和现在的自己相比,远没有这么拥护国家,所以用懒得写申请书的理由,一直没有入团,我也没收到老师什么的施压,老师从来没主动跟我说过入团这件事。所以那些声称被强迫的,我只能说你好傪。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经历吧、翻墙、出国、再到最近的疫情,我才慢慢变得‘红’起来。

我是大学入的团,然后无缝提交入党申请书。在今天的早些时候吧,我看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有说不给钱干啥填的,有说我团员权利没享受到义务就没必要尽的,有的说 这是形式主义看了也没卵用的,有的干脆就说我压根入团都是被强迫的。其实吧,不想看大学习的理由五花八门,连我自己都还可以再给你说几个,这呰手段懂得都懂,并不是说提倡这些东西(这句话以我的身份说出来不太好,我要是个群众倒无所谓),其实这就是一个非常间单的立场问題。

“如果你支持我们,请加入到队伍中来。

如果你不太敢加入,那你也可以在路边欢呼。

假如你欢呼也不愿意,那你也可以在路边静静看着。

异或你反对我们,那请你拿出你的理由”

一个国家要管理十几亿的人口,统一民心是非常重要的。欢迎各种各样的声音,但前提是声音的合理性和正当性,甚至要求是政治正确的,我实在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能 在“疫情在某种免度证明了制度存在优越性、美帝国内人权问題严重、外夷亡我之心 不死”这样的背子下把自己的立场站歪。

这里所说的立场其实无关党派了,我想问问这些同学,你是否考虑过,其实你的这些发声都是在逆国家意志的,或者我们都没必要讲到这一居面。我就问问你,你是想让 国家思潮统一,还是想让国家内部有各种各样叛逆的想法?

举个例子:1.我提出这个大学习是形式主义,我偏不学。2.我表明我已经学了(你 到底学没学无所谓),但我提出这个大学习存在形式主义。这两者的含义是不同的,也 许你并没有主現上的恶意,但前者带来的影响就是“叛逆”的。

更何况发生在受教育程度很高的大学内,可以想象在社会的其他人群中这样的现象 更加多见,所以要搞青年大学习,科普性质地凝聚思潮,纵使是否高效有待考证,但是 绝对优于无。

也许按照这样的思维去考虑问題对于没有党派背景的人来说过于苛刻了,但作为大学生,有一些觉悟也不算坏事。希望国家能越来越好吧!
Sho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