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深研院博后举报教授性侵,南科大offer遭取消

中科院深研院博后举报教授性侵,南科大offer遭取消
**TRUE RAPE CASE STORY** I am looking for other victims like me.
I HAVE BEEN RAPED. I AM LOOKING FOR OTHER GIRLS WHO MAY HAVE BEEN RAPED OR SEXUALLY ASSAULTED BY WANG PENG-YUAN (王鹏元) OR ALSO KNOWN AS "GEORGE" (HIS ENGLISH NAME).

一名就职于中科院深研院的金姓韩籍博士后于近日在领英上发表文章,表示自己在2021年6月被中科院深研院教授王鹏元性侵。在举报王鹏元后,她的新的博后offer遭到南科大教授取消。

他在文章中写道,王鹏元在2021年6月与他一起前往上海参加学术会议。在到达上海当天的晚间,王表示由于酒店对外国人的防疫要求,金需要前往派出所申请居留许可。在几分钟之后,王告诉她派出所已经下班,他会帮助金寻找新的酒店,随后金被王带到一间酒吧饮酒。在酒后,金将喝醉后的王拖回王的房间,但王随即起身强奸了金,并以金的不雅照片作威胁。王还威胁金,他与中科院深研院的院长关系很好,而且他随时可以解雇金。

金随后向酒店确认,王仅在酒店预定了一间客房,相信他是「有备而来」。在回到深圳后,她向南科大一名教授申请博后职位并得到了口头offer,不过在她告知王她的新课题组后,南科大的教授表示不再希望录取她。她随后将整起事件报警并举报至中科院深研院,但在调查过程中,王不断骚扰她的丈夫与岳父母,要求通过封口费让金保持沉默。

在7月6日,王鹏元被中科院深研院解雇,金被调岗到院长的课题组。不过金表示,中科院深研院并没有公开王鹏元被解雇的原因,王身边的人甚至认为他是因为找到了其他大学的教职而离职的。

金在文章最后表示,她担心以王鹏元的人脉,她的学术生涯会在未来被暗中算计。她呼吁如果有其他人被王鹏元性侵,请联系她的领英,并张贴了一张塘朗派出所的报案回执。

在文章发出后,王鹏元在中科院深研院网站上的简历被删除(谷歌快照);有同学将文章的翻译转载至微博,不过贴文中的部分图片随后被删除,搜索话题#寻找王鹏元受害者#显示有2条讨论,但无法搜索到具体的微博。金本人也表示,在与警方沟通后,她删除了文章中的报案回执截图。

当事人文章中文翻译(含机器翻译)

我被强奸了。

我正在寻找其他可能被王鹏元强奸或性侵犯的女孩。

"如果你也是受害者,让我们一起报告。现在还不算太晚。"

我花了一些时间,但我终于想说出我的故事。虽然我是以匿名方式发帖,但我相信SIAT的一些同事很容易就能猜到我是谁。

我决定在网上分享我的故事,以便能找到其他像我一样的女孩。我坚信,我不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受害者。我于2021年6月29日向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SIAT)内部举报了王鹏元,他已于7月6日被SIAT解雇。我也已于7月21日向警方报案(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塘朗派出所),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案。虽然我有自己的证据指控他,但我希望能找到其他愿意作证的受害者。

根据王鹏元的简历(http://english.siat.cas.cn/SI2017/IBB2017/RC4/CIB_20589/Researchers1/201809/t20180907_197147.html) (存档 https://archive.vn/gh3g2) ,他于2004年在台湾台北的国立台北科技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并分别于2006年、2011年和2012年在台湾台北的国立台湾大学完成硕士、博士和博士后。2009-2010年期间,他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弗林德斯大学做访问学者。2012-2017年期间,他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斯威本科技大学的SEIF研究员/讲师和ARC DECRA研究员/讲师。在此期间,他还隶属于墨尔本大学和CSIRO制造业。2017年,他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访问学者,之后在2017-2021年成为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教授和首席研究员。因此,如果有其他像我这样的受害者,他们很可能来自这些机构。

**即使你是外国人,目前居住在中国境外,警方告诉我你可以作证,成为重要的证人。

在我开始之前,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是一个韩国女孩,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在美国完成了生物工程的博士学位。在我读博士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丈夫,他是中国人。我只想说我不会说任何中文,在2020年11月搬到这里之前从未在中国生活过。

2021年3月1日,我作为博士后学者开始在SIAT工作,师从一位名叫王鹏元的首席研究员。

5月中旬,王鹏元告诉我,他想带我去参加默克公司在上海举办的一个会议。尽管我对他的实验室很陌生,但他声称我是这个会议的合适人选,因为这个会议是用英语进行的。他要求我准备一个口头报告。他和我一起看了很多遍演讲的幻灯片,并要求我练习。

虽然只有我一个人参加,但我从未怀疑过这次旅行。我向SIAT的一位行政人员提供了我的护照信息,他为我订了飞机票并安排了这次旅行。我所有的实验室伙伴都知道我要去参加这个会议。后来,我听说有些学生向他抱怨,因为他们对这个主题更熟悉,所以没有带他们去。他再次向他们解释说,这次会议是用英语进行的。

6月1日,我们在晚上9点左右抵达上海机场。当我们到达酒店的时候,大约是晚上10点。在去酒店的路上,王鹏元突然告诉我一件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在飞行前他从未提到过一个字。
王鹏元告诉我,由于COVID-19的缘故,酒店对入住的外国人要求非常严格。他告诉我,我可能需要去警察局办理临时居留证。如果我没有这个许可证,我就不能住在酒店。而且他说,处理这项工作的派出所可能在这个时候关闭了。

当我们到达酒店时,他让我留在酒店外面。他解释说,他想看看是否可以只得到两个房间。他说我看起来 "太老外了",如果他们看到我,就不会让我进去。他独自走了进去,几分钟后,他告诉我,我的房间已经被取消了,警察局也关闭了,我不能留在这里。

我开始惊慌失措,但他向我保证,他可以为我找到另一家酒店。我问他其他酒店是否有同样的政策,但他告诉我,便宜的酒店不会那么严格。因为我们有行李和电脑包,王鹏元建议我把行李留在他的酒店房间里,在附近找另一家酒店。

但是当我们走到外面时,王鹏元似乎并没有很积极地去寻找其他酒店。相反,他说他饿了,想吃一些街头食品。他找到一个酒吧,想去喝一杯。

我开始感到非常焦虑。下飞机后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和我妈妈交换短信。我给我妈妈发短信,说这整个情况很奇怪,但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什么......我给她发短信,说:"他不会做什么傻事吧?他是个教授......结婚后有两个孩子?如果我只是反应过激,最后毁了我们的关系,失去这份工作怎么办?"

我推了推他,问他酒店的情况。

他给我看了一个中文应用程序(虽然我不知道我在看什么,因为我不识字),并告诉我他已经在网上找到并预订了一个叫四季的酒店。然后我觉得超级解气。好吧,YA,我心想我是反应过度,无缘无故地恐慌。

我跟着他进了酒吧。他点了一大壶长岛酒。我再次感到焦虑,因为我以为他要试图把我灌醉。但实际上,他喝得很疯狂。而且他很快就喝得酩酊大醉。他无法正常说话,也无法走路。
我几乎是半抱着他回到了他的酒店。这整个过程中,我像疯了一样惊慌失措。我试着拍打他的脸,把他叫醒,但他似乎已经昏迷了。最后,我决定把他背回他的房间。

我让他躺在床上,计划拿上我的东西(我的行李和电脑),去机场等下一班飞机回来。我把我的计划发短信给我妈妈,拍了一张他昏倒在床上的照片,并把这个发给她,以显示这整件事是多么的荒谬。我告诉她我当时的真实感受。我当时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但在这一点上,我只是认为他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人。

当我想拿起我的东西离开时,他站起来,强行强奸了我。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醉。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强奸过程中,他用英语说:"他妈的,我没有保护措施"。他拔出阴茎,没有在我体内射精。

但他立即用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实际上没有看到这些照片,但我听到了他给我的裸体拍照时的快门声)。

他威胁我说,他可以把这张照片发给我丈夫,毁掉我的事业,毁掉我的生活。我记得他说:"你没有什么损失,但我有很多损失。如果你做了什么,我将确保你失去工作,失去一切"。

他强调,他与SIAT的院长关系非常密切。他说,院长看了我的简历,但从未要我,因为院长认为我不够好。他告诉我,我被录取只是因为王鹏元本人强烈推荐我。他说,因为他给了我这个机会,他也可以把这个工作拿走。

在这一点上,我被吓坏了。我很震惊。我的世界在几分钟内断成了两半。我的脑子里被许多念头轰炸着。我不知道该如何报警。即使我打电话给警察,我应该怎么说?他们懂英语吗?这个人甚至会让我报警吗?他会伤害我吗?即使警察莫名其妙地来了,我也是那个不会说语言的人。这家伙会对警察撒谎......如果警察直接离开怎么办?或者更糟的是,如果这家伙陷害我怎么办?我是那个把他半抱进酒店的人。

所以,在这次旅行中,我没有举报他。我没有做任何事情。我试图表现得正常,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我不得不和一个强奸犯一起度过我可怕的日子,整整两天两夜。第二天我参加了会议。而我发现了这次旅行的另一个真相。这个会议是一个谎言。是有一个会议,但会议全部是中文的。没有让我做口头报告。那么他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

后来,我向酒店核实,他从来没有订过两个酒店房间。他只订了一个酒店房间。他的意图非常明确。既然他打算在这次旅行中带一个女博士后,为什么只订一个酒店房间?

在这次旅行中,他让我和他住在同一个房间里。虽然我因为他的口头威胁而不敢抗议,但我确实要求他以他的名义再订一个房间(因为他一直说酒店不会让我得到一个房间)。他告诉我他不能这样做,因为一个人只能订一个房间。当SIAT问他为什么不给我订另一个房间时,他也对SIAT说了这些。但这也是一个谎言。酒店后来说,这不是真的;没有这样的政策。一个人可以预订多个房间,酒店没有限制。

只有当我安全回到深圳时,我才能够告诉我丈夫关于强奸的事情。我花了大约一个星期才告诉他。

我告诉我丈夫,我仍然不敢向警察报告。我不能相信任何人。我觉得我的证据还不足以给他定罪。如果SIAT站在他一边,或者更糟糕的是,为了他们的利益和声誉而掩盖此事呢?(我只想说这不是SIAT所做的。这只是我当时根据我读到的一些关于中国强奸的文章而产生的恐惧)。)

而我最担心的是。照片。如果我做了什么,他把我的照片传到网上怎么办......我听说几乎不可能删除每个来源。

我丈夫也同意,并认为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给他定罪。所以,我们决定,我就悄悄地退出。因为我拿着工作签证居住在中国,我不能就这样辞职。我需要先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我积极寻找,找到了南方科技大学生物工程系的一位教授。我在6月23日给了她我的简历。6月25日,我与她做了一次面试。她通过短信告诉我,我可以在6月23日晚上加入她的实验室! 她告诉我,她会接受我做博士后或研究科学家。

接下来的6月28日星期一,我告诉王鹏元我想辞职。我不敢单独面对他,所以我让我丈夫和我一起去。王鹏元开始指责我旷工这么多天(他声称我每个月大约旷工16天)。他说我的研究技能不称职,而且我与其他同事相处不好。他说,如果我想离开的话,我需要把过去4个月收到的一些工资还给我。最后,他嘲笑我,说他知道我的新工作,并与南科大教授谈起我,还告诉我我不会得到这份新工作。

我立即给那个南科大教授发了短信。我和她以前经常发短信给对方,但这一天不一样。她并没有真正回应。过了几个小时,她才说她很忙。我只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最后,她告诉我她需要明天给我回复。我问她是否与 "王鹏元 "谈过话,对于这个问题,她立即回答说:"从来没有!"第二天6月29日上午,南科大教授给我发短信说,她改变了对她的提议的看法。她说她不可能接受我。她说什么部门不想接受外国博士后。这个借口对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因为我知道这不是真的(我问过南科大同一部门的另一位教授关于这个问题)。于是我再次与她对质,说:"我不能不认为你从昨天起改变了主意。而且王鹏元告诉我,他和一位南科大的教授谈起过我"。这一次,她没有否认或承认。她只是转发并推荐了一些新的工作机会,并告诉我好运。

我开始意识到,王鹏元在上海的那些威胁真的是真实的。在我暗中寻找新工作的时候,王鹏元正计划在7月份带我去参加另一个会议。他告诉我,他希望我这次能听话,愿意。他直截了当地说,对于这次会议,他希望我们能喝酒并相互发生关系。因为我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告诉他我要辞职,他真的要毁掉我的生活,从我的新工作机会开始。

因此,在6月29日的同一天,我和丈夫向SIAT举报他。SIAT与王鹏元对质,最初,王鹏元否认了一切。

他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这是一次 "快乐的旅行"。他向SIAT委员会解释说,他确实订了两个房间,但由于我是外国人,一个房间被取消了。因此,他说我们在整个旅行期间必须呆在一个房间里,但什么也没有发生。SIAT不断与他对质,问他为什么不以他的名义预订另一个房间,为我争取一个房间。他回答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一个人一个房间的政策。这时我丈夫打电话给酒店,收到了证明他谎言的声明。为了反驳他说什么都没发生的说法,我告诉SIAT他大腿上的纹身,除非他脱掉裤子,否则无法看到这个纹身。当SIAT再次质问他时,王鹏元完全改变了他的说法,说实际上他和我是恋爱关系。

我不知道问话的所有细节。这是我根据SIAT委员会告诉我的情况知道的。7月6日,SIAT立即解雇了王鹏元,而我被调到一个新的PI。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的新PI是王鹏元一直声称他非常接近的院长。

在SIAT调查此案时,王鹏元不断给我丈夫和我公公发短信,甚至打电话说要做交易,签协议。虽然王鹏元说话很阴险,但实质上他是想给我们钱,让我们闭嘴。

现在,我听说他把我的名字从这份手稿中完全删除了,并计划以那个博士后为第一作者发表这篇论文(这是我从我的新PI那里听到的最后一件事)。我已经通知了该杂志的编辑和出版商以及爱思唯尔公司,这个案子也正在进行中。

王鹏元还在SIAT散布关于我的虚假谣言(主要是他的学生,但他也可能对他认识的其他同事这么做;我只和少数人谈过)。他告诉他们不要和我说话。我们有一个用来保持联系的私人群聊(不是王鹏元的实验室使用的官方群聊),他强迫一个博士后解散这个群聊。王鹏元要求他的学生把他们和我之间交流的所有私人短信交给他。

我想这是为了检查我是否告诉了他们什么(看看他们知道多少),但也看看是否有什么他可以用来对付我。很明显,他在滥用他作为PI的权力。他没有权利要求提供私人信息。

我确实问了几个女博士后,看看她们是否也遭受过性侵犯或更严重的情况。虽然他作为PI是个超级烂人,但她们告诉我,她们没有经历任何性骚扰。她们中的许多人告诉我,他这么做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外国人。他可能认为他可以很容易地欺骗我(用酒店安排等)。但对我来说,我强烈地感觉到,我不是他的第一个。他太擅长他的工作了。他通过装作喝醉的样子来陷害我(他对我丈夫和可能对警察的辩护之一是他喝醉了,而我没有,闭路电视显示是我把他抱到酒店的),在强奸后立即拍下我的照片作为威胁...他很清楚我会害怕什么(家庭、工作、名誉...)。

尽管SIAT解雇了他,但SIAT也给了他大约2周的时间来收尾工作。这时他利用他的PI职位要求学生发私人短信。另外,SIAT并没有公布他离开的实际原因。因此,我听说王鹏元举办了一个告别午餐会,并告诉人们他要离开是因为他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他彻底掩盖了这一点。
根据他的态度,我可以看出他毫无悔意。他确实是邪恶的。现在我知道他可以永远用照片来威胁我。我将永远受到折磨。所以,我最后向警察举报了他,并寻求帮助。

后来我还发现,在他在SIAT的5年里,他从来没有带学生参加过会议。一位博士后告诉我,王鹏元告诉她,如果她想去参加会议,就自己付钱。另一位助理研究员告诉我,当她听说他带我去参加会议时,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他从来不带人去任何地方;他总是只自己去。根据酒店的声明、会议和其他同事,我现在有1000%的把握,他计划带我去这次旅行,显然是想和我做爱。他想要淫乱,但是当我看起来不愿意时,他就强奸了我。

虽然我有间接的证据,但我很害怕他能逃掉。现在,我最大的弱点是我没有及时报案。正因为如此,王鹏元声称他们的关系是相互的。但我们都知道,由于许多原因,没有多少受害者能够立即报案。

我只想强调一下我对没有及时报案的担心。

(1) 我在被强奸时不知道如何报警(后来才知道可以拨打110)。

(2)我不会说中文,我不认为我打电话时警察能听懂我的话。

(3)我觉得即使我莫名其妙地报了警,警察也赶到了,显然,作为一个不会说任何中文的外国人,我处于不利地位。我想执勤的警察不会理解我,而这个人却会很好地和他们交谈,说各种谎言。所以官员们可能会相信他,并将我再次交给这个人(然后他会因为举报而伤害我),或者我认为王鹏元可能会陷害我。

(4) 王鹏元在强奸后和我在一起,我不认为他会任由我报警;如果他发现我报警,我想他会严重伤害我。这种恐惧来自于他在强奸我时掐住我脖子的事实。所以,我不敢想在上海报警。我继续保持沉默,甚至在我回到深圳后也没有报告。

(5) 他用照片威胁我(说要把照片发给我丈夫),更糟糕的是,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但如果他在网上传播这张照片怎么办?

(6) 他威胁我的工作和未来(他告诉我,他将确保我在深圳或中国永远找不到工作)。他强调他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都有良好的关系。他告诉我,他可以随时把我踢出SIAT。我真的相信他,因为我知道他的背景。他是一个持有澳大利亚护照的台湾人。根据他的简历,他在台湾、澳大利亚和美国全球学习和工作(意味着更广泛的联系)。另外,我在2017年之后的职业生涯非常不稳定(由于生育、搬迁、签证问题等),我觉得我的工作经验和发表记录都非常薄弱。我非常害怕,如果我被SIAT解雇,我再找到一份好的研究人员工作的机会就非常渺茫了。在SIAT之前,我确实面临过好几个月徒劳无功地找工作的情况。

(7) 我对自己的生活也非常害怕。最初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我的家人真相,因为我害怕伤害到他们。我还担心我的声誉,因为我不想被人记住是那个被强奸的女孩。如果人们只看到我是一个被强奸的女孩,我怎么能继续在SIAT工作?事件发生后,我唯一告诉过的人是我妈妈。强奸事件发生后,我很难保持自己的冷静。我真的需要与人交谈。实际上,我最想和我丈夫谈,但我太担心告诉他。我也觉得告诉她很安全,因为她和我可以说韩语,而王鹏元听不懂。我妈妈担心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他的妻子被强奸的事实......所以我在旅途中没有告诉我丈夫。而我回来后又过了一个星期才终于告诉他。我爸爸仍然不知道;他的身体很虚弱,我不想让他受惊。
对我来说,几乎不可能写出这个案子的所有细节。但这是我的故事。我希望许多人能够读到这个故事。我花了很大的勇气站出来,向SIAT和警察报告。现在我在网上发帖。

我发这个帖子的原因是,我想找到其他像我一样的受害者。如果你没有直接证据,要给强奸犯定罪是很困难的,所以许多受害者对及时报告犹豫不决。但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请现在就发出来。我们应该得到正义。

我希望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即使他这次逃脱了,我相信我的努力也不会白费。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帮助其他受害者站出来。我也希望我的案件能够阻止王鹏元在未来伤害其他人。或者,如果他继续下去,由于他有警察记录,他们会更容易给他定罪。

我也想让大家知道这一点,因为我坚信他永远不应该成为一名PI或其他机构的教授。我非常担心,因为我看到他仍然隶属于澳大利亚斯威本科技大学,是一名高级研究员。
如果你遇到过王鹏元的性侵犯或强奸,请在LinkedIn上给我留言。我可以透露我的名字,也可以分享我的案件的更多细节。我不会在网上发布任何证据(短信、录音等),因为这属于敏感信息,我觉得只有警方应该掌握。但为了表明我说的是实话,我贴出一张报案回执的照片,证明我确实提交了强奸报告。

如果你觉得与我交谈不方便,你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警察(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塘朗派出所)。

领英文章存档:https://archive.vn/Gp7uz


更新于北京时间8月15日22时20分

有reddit群组「China_irl」的管理员向南科一路编辑表示,他们收到了自称王鹏元律师的人士发来的删除请求。发信人声称Jua Kim(最初在Linkedin发表的)文章中描述的情节完全是虚构的,并指她「别有用心」,已经对她提起诉讼。他还表示Linkedin方面经“严格且谨慎的审核流程”已删除该文章,并在最后要求管理员在24小时内删除提及该事件的帖子

China_irl的管理员随后联系了女方当事人Jua Kim试图求证。Kim声称Linkedin上的文章被删除是王鹏元的举报造成的;中科院深研院和警方都知晓她公开发表了那篇文章,并认为这没问题。她还表示她的律师告诉她,王鹏元在警方的调查结束前不会起诉她。她希望China_irl的管理员不要删除相关的帖子。

展示评论